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美国 安倍 京报 台湾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俄罗斯远东:以独特的“东方化”趋势行走

2018-01-13 11:56 [国际新闻] 来源于:网络整理
导读:” 中国和俄罗斯的边境线绵延四千多公里,滨海边疆地区又是俄罗斯远东人口聚集最多的区域,这里成为文化熔炉再

  在俄罗斯,

  重新发现东方

  文/王璐  翻译/胡波

  人们常常忘记,俄罗斯也属于东方。

 

  甚至连俄罗斯人自己也时常会模糊关于东方的记忆。2016年5月2日,俄罗斯新出台的政策规定:任何愿意前往太平洋海岸和中国边境地区生活的公民,可免费获得2.5英亩的土地。这片被遗忘的土地叫做远东。

  事实上远东地区并没有受到“遗忘”的影响,恰恰相反,几十年来它正以一种独特的“东方化”趋势向前行走,这些变化被一名在贝加尔湖畔出生长大的摄影师记录了下来,她的名字叫埃伦娜·安娜索娃。

  严格意义上来讲,俄罗斯的远东地区是指俄罗斯濒临太平洋的地区,由九个行政区域构成,联邦首府是哈巴罗夫斯克,这里总面积占国土面积的36.4%,人口却仅有702万,占全国人口的4.9%。自古以来,人迹罕至都是远东地区最显著的特征。

  从历史上而言,俄罗斯的领土扩张能力总是超过了居民定居的能力,18世纪后期,凯瑟琳大帝曾邀请数万名来自欧洲的移民进入新开拓的疆土,他们成了乌克兰南部地区和部分俄罗斯地区最早的居民。远东地区也一度被当做流放之地,为人轻视。

  1890年,作家契诃夫跋涉长达一万俄里的艰险路途,抵达远东萨哈林岛(库页岛),试图从一群被海洋天堑囚困的人中寻找生活的真理。于是有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谈话。

  当地酒商彼得洛维奇说:“西伯利亚这里的人都愚昧无知,没有才干。你跟这种人生活在一起,只能无限地发胖,而对于心灵和头脑,什么也没有,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活着。”

  契诃夫说:“人干活,吃得饱,穿得暖,他还有什么可需要的?”

  “他毕竟应该懂得,为什么需要而活着,在俄国的人必定都懂得。”

  契诃夫悲伤地说:“不,不懂得。”

  “这绝对不可能,人不是马,在我们整个西伯利亚都没有真理,人也应该寻找这种真理。”

  契诃夫心里想:“我来这里也正是为了寻找这种真理,可悲的是我们都天然地以为,答案一定存在于别处。”

  答案在别处,生活却在脚下。“对于滨海边疆和西伯利亚的大多数人而言,他们最初看到的大城市是中国、韩国和日本的,毕竟这里到莫斯科还有五千多公里之遥。”埃伦娜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她的镜头记录下,俄罗斯远东地区人们正从生活的方方面面日益向他们的邻居靠拢,“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更是感情上的。至少从婚姻的层面,远东地区的俄罗斯妇女更喜欢和中国男人结婚,因为他们比俄罗斯男人更勤劳,也更清醒。”

  中国和俄罗斯的边境线绵延四千多公里,滨海边疆地区又是俄罗斯远东人口聚集最多的区域,这里成为文化熔炉再自然不过。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在河边堤岸上带领一群俄罗斯学生练习气功的中国气功师父,他们在这里大多有着十年以上的教学经历。

  也能看到奋力划着龙舟的俄罗斯年轻男人。从2009年开始,赛龙舟因为其训练和设备费用不高,却适合当地地理条件,成为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每年为了庆祝全俄青年日必定举办的比赛,每年有社会团体、青年组织、市政机构、商业企业以及媒体报社等100多个单位近600人参与其中,声势浩大,规模空前。除此以外,东方格斗在这里也相当受欢迎。

  对于东方文化对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影响,埃伦娜称,最让她感动的还是滨海边疆地区的中国快餐店。在那里,能够看到很多退休的顾客,上了年纪的老伙伴们坐在一起吃吃喝喝,消磨掉一段快乐的时光。“事实上对于俄罗斯的退休人员来讲,经济危机之后,他们的经济条件可以用拮据二字来形容,但中国的餐馆弥补了囊中羞涩的不足,它们用便宜的价格和美味的食物吸引着老人们走出家门,重新开始社交,这让人感到欣慰。”在俄罗斯,很多饭店经营者都要延长中国厨师的工作时间,因为在这里,中餐是最受欢迎和最流行的餐饮。

  然而,来自东方的文化融合信号却因为某种微妙的信息不对等引发了许多焦虑。俄罗斯《独立报》曾刊登了一篇名为《是的!我们是亚洲人……》的头版文章,称几年后远东等地的中国移民总数将达到800万至1000万人,从而成为俄罗斯联邦境内仅次于俄罗斯族人的第二大种族群体。《纽约时报》一篇文章称,据保守估计,中国在远东地区的非法移民达到了200万人,莫斯科移民研究中心表示,到2050年,中国在俄罗斯的居民人数预计也将达到1000万人。而一份俄罗斯外交部公布的资料则显示,远东地区的中国人数量为十多万,且正在被来自中亚的移民赶超。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