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现在就去做 碎石 你没有失败 结石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为艾滋考生单设考场“是否歧视” 涉事校长回应

2017-06-02 16:47 [社会新闻] 来源于:网络整理
导读:2016年5月,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在学校里与孩子们玩耍。

为艾滋考生单设考场“是否歧视” 涉事校长回应

  2016年5月,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在学校里与孩子们玩耍。图/视觉中国

  新京报讯 (记者李丹丹)临汾红丝带学校16名艾滋病感染者毕业生将在该校单独考场高考的新闻引发热议,有人认为此举是“歧视行为”。该校校长郭小平昨日回应,当地很多人熟悉情况,和其他学生一起考试担心引起抗议。“在单独考场考试,有助孩子们发挥”。

  事件

  HIV感染者高考首设单独考场

  临汾红丝带学校是中国唯一一所艾滋病患儿学校。昨日有媒体报道称,经批准,临汾红丝带学校高中班的16名毕业生,将在该校设立的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

  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认为,这是中国首次为艾滋病毒(HIV)感染者设立独立的高考考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据介绍,今年参加高考的16名学生,自2004年起就相继来到学校生活、学习。16人中11男5女,10文6理。临汾市将在红丝带学校设两个独立的文理科标准化高考考场。

  由于这些学生的学籍档案归属于临汾市某中学红丝带班,因此这两个考场属于临汾某中学考点的一部分。目前,考试所需视频监控、通讯信号屏蔽等设备已经安装到位。为确保考试顺利进行,教育招考部门还在学校举行了高考模拟演练。

  临汾红丝带学校2011年12月1日正式挂牌成立,纳入国民教育序列,其前身是建于2004年的临汾市传染病医院绿色港湾病区。学校共有来自全国的学生33名,他们在校吃、住、穿、医疗等费用都由学校无偿提供。郭小平曾先后被推选为“感动山西”“感动中国”十大人物。

  争议

  单设考场营造出一种歧视氛围

  对于红丝带学校设“单独考场”一事,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中心副主任王凌航认为,经过多年艾滋病反歧视宣传,学校低估了其他学生对于艾滋病感染者考生的接受能力。单独考场反而在客观上营造了一种歧视氛围。

  王凌航解释,艾滋病的经典传播途径是性传播,母婴垂直传播和输血传播,日常生活接触肯定没有传染性。艾滋病感染者的汗液,唾液和泪液都没有传染性。

  他对记者强调,艾滋病感染者考生和其他学生一起考试,显然不会构成艾滋病传播风险。

  “单独考场”除引发“歧视”质疑外,还有人担心这样会泄露孩子们的隐私。2006年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第39条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艾滋病公益组织白桦林全国联盟负责人白桦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了这方面的担忧,他说,艾滋病感染者的个人隐私本身是得到保护的,如果这些孩子不去“单独考场”考试,有谁会知道他们是感染者呢?

  白桦说,这几年有不少高中学生感染者参加过高考,他们在确诊后即使申请了抗病毒治疗也没有影响参加高考并考取大学。

  “考场安排都是随机分配,其他同学不会知道他们是感染者。”白桦说。

  声音

  艾滋病不过就是一个和糖尿病、心脏病类似的慢性病。没有一种慢性病比艾滋病更让人避之不及,也没有任何一种疾病的患者比艾滋病人遭到如此多的偏见和歧视。艾滋病人并不需要过度关注和保护,这反而会让他们感到更加孤立,也会让大众无所适从。

  ——艾滋病公益组织白桦林全国联盟负责人白桦

  ■ 对话

  临汾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

  “单独考场”有助于孩子更好发挥

  谈质疑

  当前环境下权衡之计对孩子们更好

  新京报:为什么申请设立“单独考场”?

  郭小平:这是临汾红丝带学校学生们第一次高考,我比孩子们还紧张。今年四五月份,我为此预估了很多情况,其中之一就是孩子们在考场会出现什么情况,我担心他们被认出来,产生一些影响。于是,我和当地政府打报告说明情况,希望设立单独考场。当地政府非常重视,予以批准。

  新京报:还有其他考虑吗?

  郭小平:孩子们这么多年一直在这里学习生活,对这里非常熟悉。

  新京报:只要孩子不说,考场上没人知道他们是感染者。有人说,是你想多了。

  郭小平:可能是我多虑了。但高考太重要了,我必须把所有问题都考虑清楚,做到万无一失。

  新京报:有网友认为设单独考场是“歧视行为”。

  郭小平:网友的想法非常好。但我觉得孩子在这里待了很多年,有个独立考场安静地考试,有助于他们发挥。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