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现在就去做 碎石 你没有失败 结石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前网红县委书记:人生若是马拉松高考就在三公

2017-06-05 03:00 [社会新闻] 来源于:网络整理
导读:前“网红县委书记”陈行甲: 人生若是场马拉松高考就在三公里处 5月17日,深圳福田,大中华国际金融中心,陈行甲

  前“网红县委书记”陈行甲:

  

    人生若是场马拉松高考就在三公里处

  5月17日,深圳福田,大中华国际金融中心,陈行甲走进电梯,按下35楼。穿着时尚的年轻人涌进来,陈行甲微笑着,被人群挤到电梯的角落里。有一名年轻人看到他,“陈老师好!”

  在深圳,周围的人叫陈行甲为陈老师,他现在的身份是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研究员、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而在千里之外的湖北省巴东县,人们还称呼他为“甲书记”、“甲哥”。

5月17日,深圳。陈行甲,湖北巴东县原县委书记,1988年考入湖北大学数学系。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5月17日,深圳。陈行甲,湖北巴东县原县委书记,1988年考入湖北大学数学系。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去年12月2日,陈行甲发文《再见,我的巴东》,宣布辞任巴东县县委书记。

  这位湖北官场明星“急流勇退”后,沉寂近半年时间,宣布人生下半场专职做公益。

  谈起从政前的高考和大学岁月,陈行甲有些激动,在办公室里搓着手掌,来回转了几圈,“好,好,我喜欢这个话题。”

  他说,这个话题,能回答这些天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官不当,要跑来做无职无权的公益?”

  “因为有些选择,和青春有关。”1971年出生于湖北农村的陈行甲,21岁从湖北大学毕业。他觉得,在充满理想主义的年代,大学塑造了他的性格,辞官投身公益接近他“最初的理想”。

  “成了公家人”

  1988年7月7日,我走进考场。那天,天气很热。老师在考场走道里摆了几盆水,水里放着冰块,给我们降温。

  但还是有人顶不住,第一场考语文,考到一半的时候,有个考生被老师搀扶出去,我看到那个考生流着鼻血,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闷热的天气。

  那时候,高考制度没有改革,比现在难多了。以我就读的兴山县高中为例,我们上一届考生理科一百多人,录取不到十人,文科几十个人,录取不过两三人。

  考大学,是名副其实的独木桥。用老百姓的眼光看,过了桥,你的人生就成功了,国家包分配,成了吃公粮的人,一辈子衣食无忧。

  考试前,老师鼓励我们说,知识改变命运,考上大学,命运就改变了。我不太明白改变人生到底意味着有哪些改变。因为我认识的世界,只是我的县城,我认识的最厉害的人,就是老师。还记得我的化学老师万保知,不用拿教科书,总是精神饱满,上课铃响了,开始在黑板左上角板书授课,下课铃响的时候,他刚好在黑板右下角写完最后一个字,说完最后一句话。我认为,以后能在县城当个老师,就很厉害。

  为了改变命运,我学了理科。我个人喜欢文科,因为我喜欢读历史,写作文。但文科升学率低,学校为了保证升学率,建议我们理科成绩好的学理科。

  那时候考大学的欲望比现在还强烈,虽然改革开放了,但我的家乡是山区,上大学,是唯一的上升通道。

陈行甲(左一)初中时与家人的合影。

陈行甲(左一)初中时与家人的合影。

  我的成绩比较稳定,始终保持在全县前十名。那时候,学习比现在的学生还要拼。

  我们寝室住十个人,晚自习结束十点多了,回到寝室,大家都还加点学习,为了保证清醒,各有各的办法,我的办法是打一盆冷水,放在床头,觉得困了,就把整个脸埋到盆里,憋气一分钟,再出来,觉得好清爽。

  有一次期中考试,数学120满分,我考了99分,客观上成绩也不错了。但是我不能原谅自己,因为其中有一个大题,我错过两次,这一次又错了。为了逼着自己长记性,我惩罚自己,一天不吃饭。其实现在回忆起来很愚蠢,后来只是记住当时的饿。

  高考结果公布,数学120分,我接近满分。一个月后,我接到湖北大学数学系的录取通知书。我们那届学生是兴山县历史上高考成绩最好的一届。理科147个人,上省线19个。那年高考,全国考生272万人,录取67万人,录取率为百分之二十五。

  我知道,我的命运改变了,成了公家人。

  去武汉上学的路上,时间足够我联想和激动。

  从兴山县出发,坐班车到宜昌,7个小时。再坐绿皮火车从宜昌到武汉,12个小时。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