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美国 安倍 京报 台湾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新四世同堂的幸福与烦恼:超老龄化社会危、机

2018-01-12 20:06 [社会新闻] 来源于:网络整理
导读: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过两亿的国家。为解决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不足以及养老金入不敷出,日本一直

  “新四世同堂”的幸福与烦恼

  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过两亿的国家。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约占届时亚洲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二。

  自古以来,四世同堂不多见,五世同堂更罕见。但随着现代医学水平的进步,人类的平均寿命不断延长,老人颐养天年、含饴弄孙成为不少家庭幸福的一景。

资料图:花样晚年:8旬老人在合肥市美虹社区打篮球/p中新社记者 张娅子 摄

资料图:花样晚年:8旬老人在合肥市美虹社区打篮球中新社记者 张娅子 摄

  然而,“新四世同堂”式的家庭结构,也给不少人带来了幸福与烦恼。

  根据学者的研究,在有备而老的情况下,如老年人有钱(消费拉动经济)、没病(有生活质量)、会讲故事(与青年一代沟通),老龄社会仍然充满生机。反之,部分高龄失能老人将陷入“银发贫困状态”。在如何应对超老龄化社会的问题上,日本有不少相对成熟的经验值得借鉴。

  超老龄化社会究竟存在哪些危与机?如何避免国家制定的养老行业政策,经过层层传导后,“政策红利”逐级递减而不是递增,如何打通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防止相关产业政策成为养老产业的瓶颈?社会、家庭和个人又应该做好哪些准备?第60期议事厅,新华每日电讯邀请新华社记者和相关专家撰文,分析现有养老体制的问题,为打好有准备之仗提出相应建议。

策划:刘晶瑶

打通国家养老政策的“最后一公里”

  国家制定的养老行业政策,经过层层传导后,“政策红利”往往是逐级递减而不是递增,所以如何打通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尤为迫切。进入门槛高、投资者利益得不到保障,不利于社会资本的引入,将成为养老产业发展的瓶颈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王阳、孙晓辉

  面对老龄化这一内涵庞杂而深刻的社会学概念时,很多人难以提供清晰的解答。打开搜索引擎,输入“老龄化社会”+“准备好了吗”,得到了1200多个新闻报道结果,最早的文章写于2004年。追问的对象因时而变,有时是问中老年人,有时是问资本、社会、社团组织,有时是问子女,甚至有时候是外媒问中国,既有殷切的问,也有怀疑的问。

  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准备好了吗?”并不能轻易地得到一句“时刻准备着”的回答,就像人不是一天变老的,社会老龄化的后果也缓慢显现。即便在学者眼中,政府、企业、父母和子女也在十几年适应过程中更新着思考和答案。

“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记者在济南一家西餐厅外的广场上看到这样有趣的一幕:三位六七十岁左右的老年人,一个吹竽,一个拉弦,一个唱戏,自得其乐。这代表年轻与商业的西方餐饮文化与传统与故旧的本土戏曲文化显得并不冲突,居住在城市里的老年人以寻找自身生活空间的方式彰显着他们的存在。

  其实,当下老龄化加重问题在很多学者眼里已经不是一个轻松的画面,而是关系到社会未来几十年发展的重大问题。

  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朱耀垠认为,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的严峻形势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老年人口规模大。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过两亿的国家。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约占届时亚洲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二。

  二是人口老龄化增速快。从2000年到2050年,全球人口老龄化水平将上升12个百分点,而同期中国人口老龄化水平则上升24个百分点。

  三是应对任务艰巨。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是在尚未实现现代化、经济尚不发达的情况下进入老龄社会的,具有“未富先老”的特点。

  同时,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快速发展,与工业化、城镇化相伴随,与家庭小型化、少子化相叠加,与经济发展新常态和社会转型相交织,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任务异常艰巨。

  “人口老龄化不等于社会老化。如果出现公共政策失灵,缺乏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同时,社会对此认识不足,缺乏相应的准备,一个国家会提前老化。”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说,“反之,在有备而老的情况下,如老年人有钱(消费拉动经济)、没病(有生活质量)、会讲故事(与青年一代沟通),老龄社会仍然充满生机。”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